曹德旺又讲大实话:中国除了人便宜,啥都比美国贵

9岁才上学、14岁被迫辍学,经历过食不果腹,被众人歧视的曹德旺,从承包乡镇小厂踏上创业路,终结了中国汽车玻璃市场100%依赖进口的历史,做出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福耀玻璃集团。

2009年,他还获得有企业界奥斯卡之称的“安永全球企业家大奖”,他也是首位华人获得者。曹德旺的脾气与贡献,和他的能力与成就一样出名,他有话直说,包括批评各种不良现象;他捐款超过60亿人民币给慈善事业,但公开讲话,不喜欢把钱捐给某些部门或组织,因为不希望被浪费、被挪用、被糟蹋。

最近,曹先生又有话直说了。

因为宣布将投资10亿美金到美国建厂做汽车玻璃,第一财经采访了他。结果老先生真是只要你敢问,我就敢答。谈到中国实体经济的问题,他娓娓道来中包藏着大忧虑:中国实体经济的成本,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

第一财经:我猜以后你在美国待的时间会越来越长?因为美国的机会就像你说的一样,遍地黄金,遍地是机会。

曹德旺:我不这样看。对中国人走出去投资(跟风式大干快上),我有一点惊讶。因为我做国内做40年了,我在美国投资是1995年开始,原来拿几百万美金、一千万美金去投资,对美国政治、文化、市场,观察了20年后我才下手。因为我在美国卖玻璃,我每年从美国卖回来七八亿美金,我只是把工厂迁移。

工厂迁移,一个是美国人再三要求我在那边办个工厂,第二个是我们国家现在制造业踟蹰不前,为什么呢?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

第一财经:高35%?

曹德旺:他没有增值税,我们有增值税。他只有所得税40%,你赚到钱,他的所得税35%,加地方税、保险费其他的这些5个百分点就是40%,因此在美国做工厂的利润比中国高。

第一财经:美国的土地一定很便宜吧。

曹德旺:他土地基本不要钱。

第一财经:能源呢?

曹德旺:能源,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

第一财经:劳动力呢?

曹德旺:蓝领是中国8倍,白领是中国的2倍多,白领便宜,蓝领贵。

第一财经:综合劳动生产率是中国高还是美国高?

曹德旺:这样算吧。做一片夹层玻璃在中国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我们预算是6块5,差5块。差5块的时候我在美国做是5块5,顶掉了不要了。我们出口美国,出口是先征后退,在这基础上还要交4%,这样,一块玻璃出口需要交1块多钱,这就省去了1块多。那么在美国还有电价便宜,气价便宜,还有很多优惠条件,总的来说,算起来他那里比这里,总利润会差10%。

第一财经:就是在那边会?

曹德旺:多赚百分之十几。

第一财经:所以从劳动生产率来看还是?

曹德旺:中国高,劳动生产率还是中国高。因为我们中国能够招到年轻的工人,美国提出来恢复制造业大国,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劳动力,年轻人不干,都跑到华尔街或者硅谷去。

第一财经:那你工厂两千多工人都怎么招来的?

曹德旺:招的都是跟我年纪一样大的人。

第一财经:制造玻璃或者制造其他的产品,劳动力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曹德旺:美国就是这个问题。全球各国现在都有问题,只是问题的性质不同。

第一财经:你刚才提到中国哀鸿遍野,你对中国现在整个经济形势是怎么判断的?很多人都很悲观,尤其是制造业。

曹德旺:我认为你们媒体有问题,中国问题先从媒体身上解决。你看美国那么强大的一个国家,它经济这个事情正常运营是波浪的。要求他这样平下来一直往上升,在变化波浪当中前进向上爬。应该允许他上允许他下。

我认为不能说是悲观,应该对中国经济的看法要坚持一个客观的态度来评价。因为我们这几年是从美国学回来去工业化,因为我们没有去工业化,美国那么大的国家,那么强大的国家,它现在开始,奥巴马当总统就开始号召恢复制造业大国,但是他发现现在不灵。现在强调政策回归到原来轨道上面,去工业化它经历了四十多年了,它又回去回到工业化的轨道上面去。搬回去最少要15年左右。

我们中国呢,现在你看看,最赚钱的就是IT,IT实际上本身没有赚钱,他就是忽悠就是从资本化利用民间钱拿来做这个事情,第二个就是私募基金、投资银行,银行这几年赚的盆满钵满。实体经济,因为劳工成本高,大家都去做房地产,盖房子要用劳力,变成我们有效的劳工被房地产拿去,再加上转金融业、IT业,这些服务业的高需要劳工也找不到人,这样的情况你说怎么做?

现在我们的制造业面临着,人工工资高,我们四年前跟今年比人工工资涨了多少呢?涨了三倍上来。

第三个运输成本高。我在美国的运输成本算下来,美元换成人民币,一公里还不到一块钱人民币,我们这里过路费比较高。

再加上,税收比美国高。我们比较了国际上,全球最高的在这里(注:除了在美国投资规模超过10亿美金的工厂,曹德旺还在俄罗斯等国家投资建厂,而且都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工业项目)。

再加上,我们认为投资化的重复建设,不仅仅是房地产过剩,商场过剩,酒店过剩,制造业这边,钢铁、玻璃、水泥全部过剩。我们宁可继续做哪些不靠谱的事情,从来没想过你救了今年,明年怎么办?救了明年,后年怎么办?

你知道拖一年严重一年。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建设中国、发展中国、保卫中国,是中国国土上每一位精英的责任。这些精英应该站出来说,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有困难我们必须正面对待。

整天讲明年会好,明天会好。谁不想明天好。不切实际的去做那明天会好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们应该改变这个方式。特别你们这些做传媒的。

我也在宣传给人家信心。信心要把问题讲清楚才行。不管怎么样,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你不做那以后怎么办?

福耀美国工厂的竣工,也引起了《华盛顿邮报》的关注,并在10月27日的头版予以报道。一下为原作者Ylan Q.Mui, 图片 Andrew Spear报道翻译文:

▲工人在福耀玻璃工厂检查玻璃

俄亥俄州,莫瑞恩市

不久前的一个清晨,私人飞机刚刚降落俄亥俄州不久,中国亿万富翁就曹德旺沿着75号州际公路出发,前往他的工厂视察。在这间工厂上,他赌上了自己的遗产,以及美国夕阳工业区(原文称之为“铁锈地带”)的未来。

沿着俗称为“汽车巷”的公路直走下去,这间杂乱的大工厂曾是当地的地标。通用汽车在1920年代建造了它,此后工厂为几代人提供了叫做“蓝领”的工作,而这又定义了美国的中产阶级。但当最后一辆SUV从这里的组装线上驶出时,莫瑞恩市已经被一股浪潮冲毁–平价进口商品和廉价外国劳动力严重冲击了俄亥俄和全美国的工业城镇。

现在,亿万富翁曹德旺是这间工厂的新主宰,他是中国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商福耀集团的董事长。令曹德旺从贫困的中国农村发家的,正是那股冲毁莫瑞恩的全球化浪潮。

这个活生生的财富翻转案例,已经令中国成为美国在公开讨论和政治辩论中的头号经济对手。在竞选总统的俄亥俄站演说中,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把对华贸易称为“单行道”。

▲曹德旺视察福耀玻璃工厂

但全球化的下一个章节已经在福耀的工厂内部展开,因为世界经济的力量平衡再次发生倾斜。现在,中国的专家们开始担心经济增长失去动力,这促使富有的投资者和企业前往海外寻求利润。他们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抢购美国企业,并雇佣数以万计的美国工人。

这种转换正在重构中美之间的利益联盟。在莫瑞恩,当地官员都指望福耀来帮助重振这个满是一元店的小镇。不过,这或许永远不足以弥补上一代人所失去的,也无法复原中国经济正在流失的动能。

然而,曹德旺仍坚信,像福耀这样的中国公司将消除两国之间的经济紧张。在灰蒙蒙的天空和蒙蒙细雨中,他来到了这座让他花两年时间和5亿美元重建的工厂。工厂所坐落的街道,已经被重命名为“福耀大道”。工厂大门外,美国国旗、俄亥俄州州旗与福耀的蓝白色旗帜一起迎风飘扬。

“我们致力于造福共同中美贸易关系,”他在一次访谈中通过翻译说道,“我们会克服所有的问题。”

福耀玻璃带来的生意

这间庞大的工厂大到足以装下41个橄榄球场,而曹德旺几乎每个月都要来莫瑞恩,在工厂里走一走。

这间工厂是福耀的最大单笔投资,满负荷运行时将有2500人在此工作。曹德旺表示,他希望这座工厂能够成为福耀在美国积极扩张的顶梁柱。此前,福耀已经在伊利诺伊州开设了一座生产原片玻璃的工厂,并在密歇根州设立了一座装配工厂。总投资额将达到约10亿美元。

“这个美国工厂就是他的孩子,”莫瑞恩工厂运营经理迈克·弗伦坎普(Mike Fullenkamp)说。

曹德旺是中国涌现出的第一批企业家,他的致富故事折射出就是这个国家本身。在1960-1970年代共产党政权下的贫苦福建省长大,曹德旺经常一天只能喝两碗汤,饥饿让他在痛苦中尖叫。

“我经历过中国最困难的时期,”现年70岁的曹德旺说。“即使我想哭,我也没有眼泪。”

▲福耀玻璃俄亥俄州工厂

1980年代中国刚开始经济开放时,曹德旺接管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工厂,他瞄准了中国规模迅速壮大的中产阶级,转而生产汽车企业中越来越抢手的玻璃窗和挡风玻璃。福耀开始向其他国家出口玻璃,为中国巨大的出口引擎贡献燃料。最终,出口使得中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

与此同时,美国的工业正在着衰退。25年前,俄亥俄州有100多万人在工厂工作。而现在,这一数字已经降到70万以下。

金融危机中,通用汽车在2008年的圣诞节前夕关闭了莫瑞恩工厂。大约有1000名工人在那天失业,他们曾经工作过的庞大而低矮的厂房则在黑暗中荒废了数年。

▲中国对美出口额(单位:百万美元)

“当它空荡荡的时候,的确看起来很消沉。”莫瑞恩市长Elaine Allison说。“这个庞然大物突然空了,相比之下过去它是那么充实。”

金融危机中,经济衰退造成的破坏放大了当地许多选民的焦虑,他们在全球经济大潮中已经掉队太久。在本次总统竞选周期中,他们的失望情绪又助长了他们对政治的不满。本月在俄亥俄州参加竞选活动期间,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指责中国向美国市场倾销钢铁。

特朗普的言论则更为尖锐。“他们偷走了我们的工作,他们偷走了我们的企业,他们在抢我们的钱,”上周他这样告诉俄亥俄州自己的支持者们。“而我们只剩下毒品,债务,还有空空荡荡的工厂。”

但俄亥俄州的实际情况要更为复杂。包括特朗普在总统预选中的对手约翰·凯西克(John Kasich,共和党)州长在内的州政府官员,向福耀承诺提供超过1千万美元的拨款和奖励,成为有记录以来最高水平的激励措施之一。而作为回报,俄亥俄州的经济获得一笔2.8亿美元的“横财”。

自从2014年宣布建厂规划以来,福耀雇用的员工人数比计划提高了3倍。一家玻璃回收公司即将迁入附近新建的大楼。亚洲餐馆CJ Chan’在福耀工厂附近开设了一家分店,因为餐已经察觉到福耀雇员–包括曹德旺将带来的可观生意。

“我开始意识到我们肩上的责任非常重大,”曹德旺在自传中这样写到。“我们所犯的任何错误都会给我本人,福耀集团乃至全体中国人抹黑。”

一切为了下一轮增长

在中国,福耀可以让工厂在开工后一年内实现满负荷运转。莫瑞恩工厂的建设则是2014年开始的。

“我应该感到知足了,”曹德旺说道。“不过与我在中国开的工厂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最大的两个挑战是招聘和发薪水。福耀已经雇用了2000名员工,并且正计划再招几百人。而该地区的失业率仅为4.4%,低于全国水平,这导致可供雇用的总人数非常少。历年来下岗的工人有许多去了其他地方,也有许多人已经退休。

此外,莫瑞恩在衰退后也渐渐开始重建,引入了制造业之外的产业–交通、卫生保健甚至科技等其他行业。这导致企业间争夺工人的竞争加剧。

对福耀来说,这意味着最重要的是要维持现有的员工队伍,同时提高他们的产能。工厂尚未成立工会,而工人的起薪为一小时约12美元。工厂最近一次中国最高管理者和美国副官举行的会议中,因为不能及时把公司奖金调整得更吸引员工,曹德旺变得有些失望。

▲福耀工厂,一名工人拿着一块玻璃

“是因为你们对我没有信心,还是你们不尊重我?”曹德旺这样问管理层。“我们需要看到行动。行动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对策。”

中国的事情也在发生改变。其经济在多年的两位数增长后,增速正在迅速放缓。全世界已经充斥着中国商品,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已经大大减少。上个月,中国出口额较上一年同期下降了10%。工资水平的提高以及中产阶级的壮大,意味着企业不能再依靠廉价劳动力来填满工厂。

为了给下一轮增长提供更多动力,福耀以及其他中国企业不得不把目光投向国外。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从2005年的137亿美元激增至2015年的1878亿美元,增长了1294%。荣鼎资讯预计,今年上半年中国对美直接投资将达创纪录的180亿美元。

“中国现在才开始逐步跻身于富裕国家的行列,”康奈尔大学贸易政策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我认为我们看到了前沿。”

然而,公司成立在美国并不意味着是家美国公司。福耀表示,美国员工占员工总数的90%,其余10%是中国人。通过向当地大学捐款,并接待松树俱乐部(当地一家著名的牛排馆)的客人来工厂参观,曹德旺加深了福耀与俄亥俄州社区的联系,尽管他本人并不吃牛肉。

此外文化和语言方面也存在巨大的障碍。除了必要的话,曹德旺几乎一言不发,这让翻译有足够的时间跟上他的节奏,但给人的感觉是更像是官方声明而不是放松的交流。在关于职工奖金的讨论结束后,曹德旺宣布了第二天上午会议的时间并结束了会议。随后,他走到外面吸了支烟,然后乘坐轿车返回酒店。

曹德旺一路上凝视着窗外,但下午会议紧张的气氛依然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有时候,”他说,“我会沮丧得像只剩半条命。”

▲福耀玻璃莫瑞恩市工厂

曹德旺想对美国说什么?

在世界各地,中国越来越大的投资胃口引发了严格的审查。

美国立法机构和监管机构审查了中国投资者多笔高调的交易,都是以国家安全受到潜在威胁为由。监管机构搁置了中国保险公司安邦保险收购纽约著名的华尔道夫-阿斯多里亚(Waldorf Astoria hotel)酒店的计划,因为美国总统和其他达官显贵经常在该饭店下榻。他们否决了中国风险资本对荷兰飞利浦公司旗下一家美国照明公司的收购提案。此外,立法机构还要求对中国人收购芝加哥证券交易所一事进行审查。

福耀并未面临类似问题,但它曾与美国监管机构交锋过,过去它曾被指控倾销但最终胜诉。

总统大选往往会拿民众对中国的愤怒作文章,不过曹德旺相信新工厂将有助于修补中美两国的关系。

“显然,这很多都是政治。我们早已习以为常,”他说。“我坚信物质利益终将获胜。”

曹德旺也有想对美国说的话:经济衰退暴露了美国的裂痕:经济不平等,政治僵局以及华尔街复杂的金融工程与莫瑞恩等地的工业生产之间不断扩大的分歧。他表示,除非能再次制造符合全世界需求的东西,否则美国不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复苏。

“为了实现长期繁荣,美国需要坚守成为制造业强国的梦想,”他在自传中这样写到。

尽管是中国拥有了这间工厂。

from:http://business.sohu.com/20161219/n476281558.shtml